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山如海

 
 
 

日志

 
 

【转载】引用 东方朔:这才是名副其实的浩劫!  

2014-04-03 21:03: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两会期间习梦思在参加安徽代表团讨论关于国有资产改革时指出:“要吸取过去国企改革‘经验’和教训,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由此可见习梦思对第一轮国有企业改制的混乱现象是有所反思的,能在这个时候发出这种声音实属不易,作为一国之主讲话比较委婉,不能象我们平民百姓样一针见血,在理解他心情的同时我还是无法认同“经验教训”这种轻描淡写的提法。从我亲身所见所闻,我认为:本世纪初的国有企业改制,是一次持续三四年之久的大浩劫。

  下面我讲一段亲身经历的往事:

  我所在的厂,当时有一千多号人,厂区在市区,占地三十几亩,六个车间,十一条生产线,仅设备一项固定资产就有一亿一千多万元,(不包括厂房和土地)一直到改制前夕产品还畅销国内市场,远销东南亚各国。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一夜之间风声乍起,工厂要以两千万元卖给一个私人老板(其中二百万交易税包含其中,实际是一千八百万元成交)据当时设备台账统计,把设备作为废铁按当时每公斤1.6元计算还不够数。(听说去年为了征回这块土地,政府花了1.5亿元)

  由于事发突然,工人们不干啊,男的,围啊、堵啊;女的,哭啊、闹啊;焊厂门啊,上访啊,一切都无济于事。处理这种群体事件领导们还是很有经验的,把十几个带头闹事的头头一个个喊来谈话,答应不闹事的每人给五千元现金,拒绝收买的以扰乱社会罪被拘留。

  工人们看看一些昨天还信誓旦旦的人走的走了,抓的抓,知道胳膊坳不过大腿,纷纷各显神通,充分发挥本工种的优势,进行本世纪最荒诞的浩劫。

  从事销售工作的业务人员,知道当时工厂还有在途货款九百多万元在外,连忙奔赴全国各地,称着销售商尚不知情的时候去追收货款,将货款收入囊中。到底收回多少,至今还是一个谜,不过前不久有一个销售员喝醉酒后透露他本人只收到三十多万元。

  承包附属厂包装车间的职工,看看总厂已被拍卖,称着混乱,一夜之间叫来几台汽车,把十几台木工机器漏夜拖回老家去了;

  钳工,撬开工具柜把扳手、起子、榔头、铜棒等拿回家了;

  电工,把万用表、测试仪、试电笔等拿回家了;

  车工,把车刀、游标卡等带回去了;

  磨工,把千分表,工卡量具带回家去了;

  普通工种没有工具可拿,就把原材料生铁块块往外墙外丢;

  管党费的组织委员带着还没上缴的党费南下打工去了;

  管水电费收缴的行政部门人员带着x元水电费走了;

  工厂价值二十几万的进口轿车变成了原厂长的私人座驾;

  厂医务室药材货架空空如也;

  图书室一片狼藉;

  更有甚者,财务科将所有财务往来账目一把火给烧了,其中有何猫腻只有天才晓得;

  工厂新老板看着工人明火执仗拿走一切能够人力能搬起的东西,原来的工厂保卫人员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监守自盗,于是从外地请来十几个黑社会的打手,牵着狼狗日夜巡逻,总算是把厂区的财产保住了。工人望着凶神恶煞的保安和吐着长长红舌的狼狗,知道厂区内的东西是拿不到了,于是把目光盯向尚未拍卖的生活区的物资。

  我们没有被新老板录用,那天我从家来到工厂,准备告别我亲爱的工厂和共事二十几年同事,去投奔在外地工作的儿子.。

  来到工厂生活区,我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食堂的锅盆碗盏,桌椅板凳,散落一地,象刚刚打过架似的,拖拉机、三轮车、汽车来来往往;电焊机、氧割机、金属切割机,火花四溅,一些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把我们工厂九六年才建成、耗资五百多万元的俱乐部大礼堂,洗劫一空。幕布被撕扯得七零八落,在秋风中摇曳;金属支架做成的一千多把座椅全部敲下来堆成十几个小废铁堆,有的还冒着丝丝白烟;铝合金窗户全部被砸,只要铝,不要玻璃;几个胆大的人连吊天花板的钢条都不放过,系着安全带爬在高空,拿着手锯一根一根锯下来;进门有几级台阶,台阶上装有防滑的铜条,几个人正在凿、挖、撕、扭;总之只要是金属构件,分寸不留!

  废品收购站的老板真会做生意,,手执计算器,架着磅秤,把收购点搬到现场,人们争先恐后交废品,拿到现金后,又赶快去寻找新的金属构件。

  市电视台的记者不知从哪里获得消息,记者拿着摄像机在这些人面前晃来晃去,人们丝毫不害怕,“录吧,录吧,如果能上中央电视台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扒房子,卖废铁能赚几个钱,不过是发泄心中的不满罢了。

  不知是谁打电话把现场的情况告知了主管机关,行业办(以前叫机械局)的领导带着原来的厂长赶来了,工人们看到这伙“卖厂贼”,个个怒睁圆眼,纷纷放下手中活计,操起榔头、铁锹、钢管,向这些人围过去,高喊“打死他,打死他!”不是有一起来的警察“保驾护航”,这些人恐怕难以活着回去。

  在这伙疯狂的队伍外面,还围着好多工人在指指划划,有些还争得面红耳赤,都显得很迷茫,他们也不知道此时是支持、还是制止、哪种行为更好?

  有一位性格比较质古的老工人坐在一个角落里没有加入这种活动,使劲地一根一根使劲抽着香烟,听人说,他爱人有病没有工作,儿子也在家待业,父母亲还在农村,一家五口全靠他支撑,他可能受不了眼前的刺激,突然大叫一声,然后向离厂区不远的大桥狂奔而去,一个纵身跳入滚滚向北流去的湘江。

  这件事虽然过去十几年了,可是事情并没有完结,正义的工人们还在集资告状,总有一天要向那个为了满足wto搞乱社会主义中国、目前还享受着中国最高级别的待遇、拉着二胡、哼着京剧的始作蛹者及其追随者讨回他们的公道。

  说到这,每一个正直的人来评一评理,这样的“改革”有什么经验可谈?这难道不是一场名符其实的浩劫吗!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